魔兽世界中文网
/
魔兽攻略 副本攻略 任务指南 经验交流 声望攻略 魔兽视频 PVP视频 PVE视频 其它视频 魔兽文化 玩家心路 背景故事
职业交流 德鲁伊 法师 猎人 牧师 潜行者 萨满 圣骑士 术士 战士 死亡骑士 魔兽资料 游戏资料 魔兽装备 魔兽图片 魔兽世界地图 插件下载
专业技能 铭文 裁缝 采矿 采药 钓鱼 锻造 附魔 工程 炼金 烹饪 制皮 珠宝
当前位置:首页>魔兽文化>背景故事>文章内容
《巫妖王阿尔萨斯的崛起》第二部:阳光少女-第22章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09-11-30

《巫妖王阿尔萨斯的崛起》第一部:金色少年
金色少年-第1章 金色少年-第2章 金色少年-第3章 金色少年-第4章 金色少年-第5章
《巫妖王阿尔萨斯的崛起》第二部:阳光少女
阳光少女(序) 阳光少女-第6章 阳光少女-第7章 阳光少女-第8章 阳光少女-第9章
阳光少女-第10章 阳光少女-第11章 阳光少女-第12章 阳光少女-第13章 阳光少女-第14章
阳光少女-第15章 阳光少女-第16章 插曲黑暗女士 阳光少女-第17章 阳光少女-第18章
阳光少女-第19章 阳光少女-第20章 阳光少女-第21章 阳光少女-第22章 阳光少女-第23章
阳光少女-第24章 尾声(终结)      

第二十二章

  阿尔萨斯揉着太阳穴,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看到的幻象。以前巫妖王只通过霜之哀伤和他交流,但撕心的剧痛袭来时,阿尔萨斯第一次看到了他所侍奉那个存在。

  巫妖王独自在一个巨大的冰窟里,像霜之哀伤一样被封在奇异的冰块中。不过这块冰却一点也不光滑齐整,而是布满裂纹,就像有人敲走了一块,把剩下的奇零残骸留在这里。裂纹的遮盖下,巫妖王的形象模糊不清,但巫妖王倍受折磨的叫喊却锐利的直刺进死亡骑士的大脑:

  “冰封王座危矣!能量在流失……时间不多了……你必须立刻回到诺森德!”紧接着,阿尔萨斯感觉仿佛腹部被长枪刺穿一样:“服从!”

  每次出现这种情况,阿尔萨斯都觉得眩晕恶心。过去充入他体内,使他不再是凡人的能量,现在飞速流失,流失的程度甚至超过曾经给予的份量。他现在变得虚弱不堪……在他第一次握住霜之哀伤,背弃一切信仰时,他绝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死亡吃力的爬上马背,冷汗浸湿了整个脸庞,他要去找克尔苏加德。

  巫妖正等着死亡骑士,他悬浮着,飘动的长袍和神态举止无不流露出关切之情。

  “越来越严重了吗?”他问。

  阿尔萨斯犹豫了。他可以把这个巫妖视为知己吗?克尔苏加德会不会想从他这里夺权?不会的,他确定。这个前死灵巫师从没误导过他。他永远忠于巫妖王和阿尔萨斯。

  于是国王点点头。他简直觉得这么个小小的动作都会让他的头掉下来。“没错。我的力量快要枯竭了,几乎没法再指挥我的战士。巫妖王警告说如果不马上赶到诺森德,可能就全完了。我们必须马上出发。”

  如果说那双燃烧的空洞眼窝也能表达出担忧,那么克尔苏加德此刻就是这样。“当然,陛下。您没有被遗忘,也绝不会被忘记的。我们立刻动身,既然您觉得您——”

  “计划有点变动,阿尔萨斯国王。你哪儿也去不了。”

  “有刺客!”克尔苏加德大叫。“这是个陷阱,快保护你们的国王——”

  他根本就没有觉察到他们,这证明他的力量确实减弱了。阿尔萨斯瞪大眼,完全被周围突然出现的三个恐惧魔王惊呆了。

  但大门轰然坠下的声音淹没了巫妖的呼喊。阿尔萨斯拔出霜之哀伤。自从接触这把剑并和它联结在一起以来,他第一次感到它是那么沉重,而且几乎了无生气。剑身上的符文黯淡无光,看上去更像一块死气沉沉的金属,而不是过去那把永远趁手的完美武器。

  僵尸们朝他扑了过来,一瞬间阿尔萨斯仿佛猛然被拉回到第一次遭遇丧尸的时候。他又站在那个小小的农舍外,腐烂的恶臭袭来,本来应该死了的那些尸体突然发起进攻,几乎让他因恐惧而眩晕。对于它们,他很久没有感到恐惧或厌恶了,事实上,他甚至渐渐喜欢上了它们。它们是他的部下,他清洗了它们的生命,使之服务于巫妖王的荣耀。现在,它们行走或攻击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它们竟然攻击他。这些亡灵完全在恐惧魔王的控制之下。他用尽所剩的全部力量拼命打退了它们,一种奇怪的令人作呕的感觉充斥了他。他从没想过它们会背叛他。

  巴纳扎尔洋洋得意的声音盖过战斗的嘈杂传到了阿尔萨斯耳朵里。“你本来就不该回来,人类。你这么衰弱,我们控制了你大部分的战士。看起来你的统治很短命呐,阿尔萨斯国王。”

  阿尔萨斯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从身体深处挖掘出更多力量和战斗意志。他绝不会死在这儿。

  但它们数量太多了——他曾经不费吹灰之力的指挥着的士兵们,现在却无情的与他为敌。他知道它们毫无意识,只会服从强者。但这情形仍然莫名其妙的……让他伤心。是他造就了它们……

  他越来越虚弱,甚至一时间无力格挡直指他腹部的一击。钝剑当的一声砸在护甲上,他并没有受到重创,但一个食尸鬼都能突破他的防御,让他惊慌起来。

  “太多了,国王陛下!”克尔苏加德空洞的声音说道,那男中音中流露出的忠诚,居然使阿尔萨斯热泪盈眶。“快走——离开城市!我会想办法出去和您在野外回合。这是您唯一的机会了,我的陛下!”

  巫妖是对的。阿尔萨斯哀吼一声,跌跌撞撞的下了马。他挥挥手,不败便转化成了一匹虚无的幽灵马,而不再是骷髅,接着便消失了。他会在安全的时候再召唤它。阿尔萨斯向前冲锋,双手挥舞着衰弱的霜之哀伤,但意图不再是杀死甚或仅仅砍伤对手——它们实在太多了——而是只为辟出一条路来。

  城门紧闭,但他是在王宫长大的,对这里了如指掌。他清楚每个城门,每道城墙,还有每条秘道。他无法独力撑起城门,于是转而取道王宫深处。僵尸追赶着他。阿尔萨斯跑过后廊,这里以前是王室专属的住所,他曾经和吉安娜十指紧扣穿过这里。他开始迷惑,神志恍惚。

  他是怎么落到这步境地的——穿过空荡荡的王宫,逃离自己的造物,自己的下属,他曾经还发誓要保护他们。不——他屠杀了他们。他为了巫妖王赋予的力量,背叛了自己的部下。现在这力量从他体内流失,就像血液流出无法愈合的伤口一样。

  父亲……吉安娜……

  面对回忆,他封闭了自己的内心。分心对他没有好处,现在只有速度和机智救得了他。

  狭窄的通道限制了追击的僵尸的数量,而且他可以锁住一道道门拖延它们。终于他来到了自己房间里的暗门前。他,他的父母,还有卡莉娅各有一个……而且只有他们本人、乌瑟尔和大主教知道。所有人都不在了,除了他。阿尔萨斯推开挂毯,露出背后隐藏的小门,然后进去从身后锁上。

  他沿着通向自由的阶梯狂奔,楼梯又陡又曲折,他一路虚弱的跌跌撞撞。最后的大门在设计上进行了伪装,而且附有魔法,外面看起来和普通的宫殿城墙没什么区别。阿尔萨斯喘着气,紧张的打开门闩,差不多是跌进提瑞斯法林地的微光里。然而耳畔传来战斗的声音,他抬起头,不由屏住了呼吸,疑惑的眨眨眼。那些僵尸……正在自相残杀。

 当然——有一些仍然还在他的控制之中。仍然是他的部下——

  不,是他的工具,他的武器。不再是他的部下。

  他靠着冰冷的岩石观察了一会儿。一个敌方控制的憎恶砍飞了一个长耳朵的脑袋。他一阵恶心,全身颤抖。他们腐烂不堪,生满驱虫,行动呆滞。不管谁在控制,它们都是那么丑恶。这时一抹微光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个被弃的小鬼魂正在胆怯的飘浮着,它以前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在活着的时候。阿尔萨斯直接或间接的杀死了她。他的部下。她看上去似乎仍然和生者的世界连结在一起。似乎还回忆起做一个人类是什么感觉。他可以利用这一点,利用她。于是他向那个因他的滥权而造就的半透明形体伸出手。

  “我需要你的能力,小影子,”他说,刻意使自己的声音尽量显得和善。“你愿意帮我吗?”

  她顿时面露喜色飘到他身旁。“我活着就是为了侍奉您,阿尔萨斯国王陛下,”她的声音尽管带上了空洞的回音,但仍然甜丝丝的。阿尔萨斯强迫自己回给她一个微笑。烂肉们更容易掌控。但这种也有它的长处。

  全凭毅力,他召唤了越来越多的手下,而自己却因透支而呼吸急促起来。它们来了。它们只会侍奉最强者,不管是谁。阿尔萨斯怒吼一声,向敌人发起突袭,他们胆敢阻挡他继续命运之途,那是他用高昂的代价换来的。但是,尽管支持他的士兵越来越多,攻击他的越来越多。虚弱,他是如此虚弱,只能靠这些烂肉来保护他。阿尔萨斯颤抖着,喘着粗气,用越来越疲惫的手臂举起霜之哀伤。大地猛然震颤,阿尔萨斯猛然转身,只见三只憎恶向他隆隆的走来。

  死亡骑士冷峻的提起了霜之哀伤。他,阿尔萨斯·米奈希尔,洛丹伦的国王,绝不会不战而亡。

  突然一阵骚动,伴随着愤怒的叫喊。一些模糊的影子,像鸟类的灵魂一样飞掠俯冲,滋扰着巨大的缝合怪,他们不得不停下脚步对着这些半透明的影子又拍又吼。

  这些长蛆的灰白色恶心怪物突然不动了,紧接着便突兀的将注意力转向了攻击阿尔萨斯的蹒跚僵尸们。死亡骑士苍白的脸上展开笑容。是女妖们。他以为希尔瓦娜斯深陷于对他的憎恨,不会来辅佐他,甚至更糟,她可能会像其他战士一样转而变成敌人的帮凶。但现在看来,那位前游侠将军对他的怨恨似乎已经消磨殆尽了。

  在女妖控制的憎恶的帮助下,战势很快扭转。不久之后,阿尔萨斯便伫立在成堆真正死去了的尸体前面,强压住突然袭来的衰弱感。那几个憎恶调转矛头,将彼此劈成了可怕的碎片。阿尔萨斯怀疑是否就连他们的创造者也没法把它们再缝回去了。等它们倒在了地上,占据它们的灵魂冲了出来。

  “请接受我的谢意,我的女士们。我很高兴看到你们和你们的女主人仍然是我的同盟。”

  她们悬浮着,声音柔和而虚幻:“确实如此,伟大的国王陛下。她派我们来找您。我们将护送您过河,到了对岸就可以在野外寻找庇护所了。”

  野外——和克尔苏加德一样的措辞。阿尔萨斯更放心了。很明显,他的左右手们已经达成了一致。他举起一只手,集中精力。“不败,到我身边来!”他召唤道。于是很快便出现了一小团雾气,旋转延伸成骷髅马的形状。一个心跳的时间,不败的实体呈现在了眼前。阿尔萨斯欣喜的发现这个举动其实并不费力。不败喜欢他。复活爱驹是他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这匹死灵马永远永远不会背叛他,甚至比它在生时更加忠诚。他小心翼翼的上马,在女妖和其他亡灵面前竭力隐藏自己的虚弱。

  “带我去见你们夫人和克尔苏加德,我会跟着,”他吩咐道。

  她们遵令而行,从王宫附近飘向提瑞斯法林地深处。阿尔萨斯意识到她们沿循的小路是通向巴尼尔农场的,突然不安起来。幸运的是,女妖们改变了方向,穿过丘陵到了一片宽阔的林间空地。

  “就是这里了,姐妹们。我们会在这里休息,尊贵的国王陛下。”

  但却不见希尔瓦娜斯的影子,克尔苏加德也是。阿尔萨斯拉住缰绳四处张望。突如其来的顿悟刺痛了他。“为什么是这里?”他质问。“你们的女主人呢?”

  这时剧痛再次降临,他捂着胸前喊出声来。胯下的不败不安的腾跳着,阿尔萨斯仿佛在挣扎求生。眼前灰绿的林地翕然消失,代之以破裂的冰封王座的蓝色和白色。巫妖王的声音刺入的脑海,他强忍住一声呜咽。

  “你被骗了!快到我这里来!服从我!”

  “怎么……回事?”阿尔萨斯勉强从齿缝间挤出话来。他眨眨眼想使视野清晰一点,接着竭力喘息着抬起头。

  她从树后走出来,握着一把弓。混乱间,他以为自己回到了奎尔萨拉斯,正面对活着的精灵。但她的头发不再是金色,而变得黑如午夜,还夹杂着银丝。而且她的肤色苍白泛青,眼睛发出银光。是希尔瓦娜斯,又可以说不是。因为这个希尔瓦娜斯既非活人,也不再是虚幻的灵魂。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尸体的,他命人把它封存在一个铁棺材里,以便进一步折磨她。可她现在却扭转局面占了上风。

  正当他忍着痛想弄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希尔瓦娜斯抬起圆润的黑弓,张弓搭箭,瞄准了他。她的嘴角勾起微笑。

  “你自己撞上来的,阿尔萨斯。”

  她放出了箭。

  箭矢刺穿护甲,就像刺穿脆弱的羊皮纸一样,钉进他的左肩,引发了又一种剧痛。他迷惑了一阵——希尔瓦娜斯是个神射手。在这个距离她不可能把致命的一箭射偏。为什么只是肩膀?他不由自主的抬起右手,却发现自己甚至无法弯曲手指抓住箭杆。它们渐渐麻木——接着是脚,腿……

  阿尔萨斯栽到不败的脖颈上,用即将失去知觉的四肢尽一切可能把自己挂在马背上。他勉强转头瞪向她,粗哑的咒道:“叛徒!你对我干了什么?”

  女妖面带微笑。她非常高兴,慵懒的缓步踱到他跟前。她还穿着被他杀害那天所穿的全套武装,露出大片苍白发青的皮肤。奇怪的是,那天她的身体千疮百孔,现在却看不到疤痕。

  “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毒箭,”她一边靠近一边说,同时把弓收回背后,抽出一把匕首,抚弄着它。“你现在经历的麻痹感觉,和你带给我的痛苦相比只是冰山一角。”

  阿尔萨斯竭力吞咽着,嘴巴却干得像沙漠。“那就杀了我吧。”

  她仰天大笑,笑声空洞而诡异。“想要个痛快的死法……就像你给我的一样么?”她的笑消失得和来时一样突兀,眼里闪出血光。她继续逼近,离他只有一臂之远。女妖的靠近使不败迷惑的躁动起来,阿尔萨斯心一紧,差点滑了下来。

  “噢不。你教会了我不少呐,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你让我懂得对敌人心慈手软是多么愚蠢,折磨他们又是多么有趣。那么现在,我的导师,我要让你看看我学得多好。你要尝尝我忍受的痛苦。托我的箭的福,你想跑都不行。”

  阿尔萨斯似乎只有眼睛能动了,他无助的看着她举起匕首。“替我向地狱问好,狗娘养的。”

  不。不是这样——不该是这样全身瘫痪、无助的……吉安娜……

  希尔瓦娜斯突然向后踉跄了一步,握住匕首的苍白手指扭曲着松了开来。她脸上的神情惊讶无比。一个心跳的瞬间,之前帮助阿尔萨斯的那个小影子显形出来,为自己能帮忙拯救国王而高兴得直笑。她实在非常乐于效劳。

  “退下,你们这些蠢货!您不会就这么死的,我的陛下!”

  克尔苏加德!他如约而来,一直找到这里才发现叛变的女妖诱骗了国王。而且巫妖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跟着十几个腐尸,它们此时已经冲向了希尔瓦娜斯和她的女妖们。阿尔萨斯心里重又燃起了希望,但他仍然无法动弹,只能看着周围激烈的战斗,很快,明显希尔瓦娜斯得撤退了。

  她瞪他一眼,眼睛又闪着红光。“还没完,阿尔萨斯!我绝不会停止追捕你的。”

  阿尔萨斯直直的看着她融入黑暗,最后消失的是那对血红的眼睛。女主人一走,其他的女妖也跟着消失了。克尔苏加德赶紧来到他的身边。

  “她伤到您了吗,我的主人?”

  阿尔萨斯只能瞪视着巫妖,他麻痹得太厉害,连嘴唇都动不了。巫妖的骨头手惊人的灵巧,握住箭杆将它往外拔。阿尔萨斯强忍住吃痛的喊叫,箭头出来了。只见上面混合着他鲜红的血和某种黑色的黏腻汁液,克尔苏加德仔细审视。

  “她的箭毒药效会慢慢减弱。看起来用这种毒只是想让您动不了。”

  那当然,阿尔萨斯心想,否则她就用不着匕首了。突然间放松下来,使得他不禁全身颤抖,反而觉得更加透支。他刚刚那么接近——太过接近——死亡。要不是巫妖的忠心,精灵已经将他置于死地了。他再次尝试着,艰难的说出话来:“我——你救了我。”

  克尔苏加德靠过带角的头,“我真高兴能帮上忙,我的陛下。但您得赶快离开这里去诺森德。您旅程需要的一切我都准备好了。还有什么要吩咐的么?”

  克尔苏加德是对的。阿尔萨斯感觉到四肢开始回复生气,尽管他还不能完全靠自己走动。

  “我得尽快找到巫妖王大人。可能需要很久而且……我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甚至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但我要你照看好这个王国。让我的基业留存下去。”

  他信任这个巫妖,并不是出于感情或他的忠心,而是仅仅因为冰冷的事实:克尔苏加德是个亡灵,并且直接和他们侍奉的巫妖王联结在一起。阿尔萨斯的视线掠过飘浮在不远处的那个微笑着的小鬼魂,再看看那些面容呆滞的腐烂尸体,只要他一声令下它们就会毫不犹豫的走下悬崖。

  它们只是些烂肉和破碎的灵魂。不是他的部下。而且它们从来都不是。不管那个小影子的笑容如何动人。

  “这是您赐予我的荣耀,我的陛下。我会遵照您的吩咐,阿尔萨斯国王陛下。我会的。”

  她现在有了躯壳,这曾经本来就是她的身体,尽管有了些变化,就好象她的灵魂也变化了一样。希尔瓦娜斯现在迈着和生前一样的轻盈步伐,穿着同样的护甲。但从根本上,她已经不同了,永远的,无可逆转的改变了。

  “您看上去有些苦恼,夫人。”

  希尔瓦娜斯从思绪中惊醒,转头看向飘到身边的一个女妖,她本来可以和她们一起飘行,可她更喜欢偷回来的这个肉身的重量和实在感。

  “你难道不是吗,姐妹?”她不客气的说。“几天前我们还是巫妖王的奴隶,存在的目的就是以他的名义杀戮生命。但现在我们……自由了。”

  “我不明白,夫人。”女妖的声音空洞而迷惑。“我们的意志现在属于自己了。这不是您一直争取的吗?我以为您会高兴得不得了。”

  希尔瓦娜斯大笑,她意识到自己的笑声几乎歇斯底里。“这样的诅咒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姐妹,我们还是亡灵——还是怪物。”她伸出一只手,审视着青灰色的肌肤,寒意附着在她身上,如同第二层皮肤。“我们不是痛苦的奴隶又是什么呢?”

  他夺走了太多。哪怕让他在死亡线上痛苦几天……几个星期……也远远不够。他的死无法换回死者,无法净化太阳井,也无法让她回复到那个生气勃勃,粉颊金发的那个她。但至少感觉起来……非常痛快。

  几天前的遭遇中,他逃走了。他的走狗,那个巫妖显然到的不是时候。现在阿尔萨斯已经远远逃出了她的掌握,试着给自己疗伤。她已经知道他留下克尔苏加德来治理瘟疫之地。但那没什么好担心的。她已经是个死人了,有的是时间精心谋划复仇计划。

  一阵动静吸引了她的目光,她优雅的站起身来,迅速而流畅的张弓搭箭。漩涡状的传送门打开了,瓦里马萨斯现出身来,摆着恩人的姿态咧嘴看着她。

  “你好呀,希尔瓦娜斯女士。”恶魔竟然鞠了个躬。希尔瓦娜斯扬起一边眉毛。她可一点没把这当真。“我的兄弟们很欣赏你在推翻阿尔萨斯的行动里扮演的角色。”

  扮演的角色。就好象那是个戏剧性的游戏似的。

  “推翻?也可以这么说吧。他已经逃走了,这一点至少可以肯定。”

  面前这个强大的生物耸耸肩,他的翅膀也随之略微伸展。“不管怎么说,他不会再妨碍我们了。我来是正式邀请你加入我们的新秩序的。”

  一个“新秩序”。一点新意也没有,她暗想;同样的统治,换了主人而已。她没有一丁点兴趣。

  “瓦里马萨斯,”她冷冷的说,并没有鞠躬回礼。“我唯一的愿望是让阿尔萨斯死。既然第一次失败了,现在我希望能集中精力确保下次成功。我没时间跟你们玩无聊的政治游戏和权力交易。”

  恶魔轻蔑的扬起头。“留神点,夫人。惹恼我们可不是那么明智。我们是这片……瘟疫之地的未来。你要么加入我们的统治,要么一边去。”

  “你们?未来?克尔苏加德没有跟着他宝贝的阿尔萨斯走。他留下来是有原因的。不过可能对你们这些强大的生物来说,通过太阳井的精华重生的巫妖算不了什么。”她的声音充满了嘲弄,恐惧魔王恐怖的皱起眉头。

  “我已经作为奴隶活了够久了,恐惧魔王。”真有趣,一个死者怎么可以用“活”这个词,看来旧习难改。“我拼命战斗只为不再做那个混蛋创造的傀儡。现在我有了自己的意志,而且我要选择自己的道路。燃烧军团已经完了。你们只不过是遗留下来的可怜虫。你们的政权也很快会夭折。我可不会牺牲自由跟你们这些傻子铐在一起。”

  “随便你,”瓦里马萨斯咬牙切齿的说。他暴跳如雷。“你很快就会得到我们的答复了。”

  他气歪了鼻子,怒冲冲的传送走了。

  她的话刺中了他的要害,把他气得发抖。希尔瓦娜斯冷静的留意到了这个细节。他很容易激怒,他们派他来见她,应该是以为她不构成威胁。

  她需要更多的女妖来与阿尔萨斯战斗。她还需要一支军队,一座亡者之城……她需要洛丹伦。被遗忘者,她这样称呼那些和她一样迷失的亡魂们,尽管他们不再呼吸,但却有着自己的意志。而且更紧要的是,她需要不只她的幽灵姐妹们来对抗那三个恶魔兄弟。不过说不定她只需要对付两个。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再次琢磨起瓦里马萨斯,他有多容易操纵。

  也许可以利用这一个……

  是的。她和被遗忘者将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他们自己的生存之道……而且将消灭任何阻碍他们的人。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文章
·魔兽世界漫画:灰烬使者二卷
·外域的虚灵:虚灵背景考
·恶魔英雄传 第一章:艾泽拉斯
·恶魔英雄传 第二章:萨格拉斯
·恶魔英雄传 第三章:突然苏醒
·《如果,宅》1-100节
·《如果,宅》101-200节
·《如果·宅》魔兽小说
相关文章
·阿尔萨斯:巫妖王的崛起
·《巫妖王阿尔萨斯的崛起》尾声(终结)
·《巫妖王阿尔萨斯的崛起》第二部:阳光少女-第2
·《巫妖王阿尔萨斯的崛起》第二部:阳光少女-第2
·《巫妖王阿尔萨斯的崛起》第二部:阳光少女-第2
·《巫妖王阿尔萨斯的崛起》第二部:阳光少女-第2
·《巫妖王阿尔萨斯的崛起》第二部:阳光少女-第2
·《巫妖王阿尔萨斯的崛起》第二部:阳光少女-第1
魔兽世界
©2007-2009 www.uuxi.cn 网站地图 | RSS| 页面设计:风忆 | 欢迎投稿发布你的魔兽世界经验心得
魔兽世界资讯网-相关注册商标为美国暴雪娱乐公司所有